腳步匆匆喜迎春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1-21 09:24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丁皎年

商海春 作

  臨近春節的時候,下了一場雪。海藏湖濕地公園的一片白茫茫里,拓出一些高高低低、疏疏落落、明明暗暗的圖案,我去雪里行走,以為這方天地唯我一人,豈料一段棧道上,早已有了人的腳步,且人已經塑好了一個“雪中女孩”離開了。我仔細觀察,這個“女孩”真是不畏風雪且活潑嬌媚,圓臉,大眼,紅小嘴,難得的笑意,辮子,細腰,坐于雪地。手里還拿著一個手機,正撥打電話呢。紐扣上細細的幾個字:“2020飛翔”,既是字,又是紐扣,構思明快奇妙。我推測這個雪塑作品的小作者,或學習美術,或心有詩意,或文化底蘊來自于家庭的熏陶,總之,很有青春氣息。2020,一個叫人聯想的數字。我真的希望,多雪,多雪塑,多夢想,春天花木繁茂,增添幾多的喜樂。

  我到圖書館去,新修的圖書館好氣派!高大的穹頂,柔和明亮的燈光,漢唐氣韻的浮雕和壁畫,與當代工藝的色塊、線條、造型、時尚融合得恰到好處。圖書琳瑯滿目,實木的桌椅光滑明凈,綠蘿和椰子樹郁郁蔥蔥。原以為這里清靜,人卻不少,且媽媽陪伴孩子的居多。我翻看一本畫冊《敦煌壁畫鑒賞》,那一幅幅“飛天”令人癡迷。從側面看到一個學生在看《假如給我三天光明》,這本書版本多,我讀過兩三遍。還有一個孩子,讀中英文版的《最美經典散文100篇》,她能讀懂?這使我吃驚,也使我佩服,還使我感慨。還有的孩子,翻看畫冊、偵探小說、連環畫、美術寫生、五線譜一類的書。我籠統地感覺,我與讀書人的感覺暗合了。走出圖書館,一股清冷的空氣迎面撲來,霎時耳目一新。來圖書館的人,既得到了知識和智慧,也有了一份快樂,一份內斂,再去思索怎樣度過又一個新春是很有意義的。

  午后四五點,陽光明媚,天空藍盈盈,我登上濕地公園的最高峰:宣武山。這座城市在日益擴大,街道、商鋪、車流、廠房、學校、醫院、綠地和各種功能區在延伸,也被這公園緩沖了,包容了,滋潤了。一切城市元素與公園相融,成為一種嶄新的生態環境,像人,像人的脈搏跳動均勻,和緩有力。近處是城市,稍遠為原野,西南面的遠處,是白雪皚皚的祁連山,綺麗的光色點綴了建筑、山頂、樹梢、田野,一種流水般的動感充盈在天地之間,一切和諧,又都在緩慢地變化,緩慢地走向新的豐富和充盈。宣武山的北面,是海藏寺,逢初一、十五,就是廟會,熙熙攘攘,又與新春遇到一起,更是熱熱鬧鬧。我腳步匆匆,思索也快速,但要加入到新春的“熱鬧”里,究竟干什么好,卻使人為難。一個人不能什么都參加,總要選擇,但我又無法選擇,因為每一樣活動、每一個項目、每一個場地,都有其“熱鬧”所在,萬花筒般的生活使人忙不過來。我只好暫且登高而望,目力所及,盡可能多地使用想象力。即將迎春,天地之間格外祥和,此氛圍里,人們腳步匆匆,我應該做些什么最有價值、最有情趣的事,才符合我的性格,才不辜負春光?

  我隱約聽到了鄉村零星的鞭炮聲、訓練節目的鑼鼓聲、小河里冰塊破碎的嚓啦聲。春的氣息近了。

  一個三亞的朋友微信催問我什么時候去三亞?物美價廉的農家樂已經訂下了。我說就快了。此前,他邀請我,說海南的春天如何如何,說得我心動了:穿短褲襯衣,喝椰汁水,踏入溫暖的海水里,眺望碧藍色,眺望據說是觀音居住的南海。他說,國家的疆土這么廣大,四時之景不同,新奇亦無窮,應該多一樣方式體會風景,不能總是棉襖暖床蟄伏在家里或胡吃海喝吧?他說,還有許多游樂項目,奇花異草,濱海公路自駕游,森林里聽猴子長鳴,海灘上躺下沉思,等等。我喜悅地準備著出門的東西。

  臨出發的時候,把家里弄得窗明幾凈,清洗了衣物,準備了春聯、門神,大紅燈籠高高掛,幫著家人買好了一些年貨。然后,我懷著汪國真“我喜歡出發”的喜悅,準備好要在飛機上觀察日出于云層,要俯瞰山河大地,要親自感受新奇的東西,要拍攝幾張美圖,要寫一首七絕,要寫一首新詩,要寫一篇美文。我也給朋友準備了我們家鄉出產的幾份特產,一份是瓶子上印有王翰《涼州詞》的一瓶葡萄酒,一份是一尊銅奔馬,一份是四件套的夜光杯。我要去三亞了,去迎接三亞的新春。(丁皎年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488321
股票指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