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的那方鹽池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2-17 10:56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

????如果將秦王川盆地譬喻為一塊碩大無朋的胎盤,起源于天祝境內毛毛山南麓的李麻沙溝,就好像是從盆地中分出的一條臍帶。它淺淺地經過盆地,迤邐向南,投入黃河。從秦王川南端的小黑川開始,原本隱隱遙峙于東西兩邊的山脈忽然驚起,急速的向中間沖刺、碰觸、擁抱在一起。然后鋪天蓋地的山巒潮涌滾滾,一浪高過一浪,奔騰著向南向四十多公里外的黃河撲去。在山的罅隙間,李麻沙溝蜿蜒曲折形成一條狹窄的通道。這條溝南行到了樹屏鎮哈家嘴村的村頭時,東邊的山巒慵懶的朝溝中抬了抬手臂,然后款款一攬,便在懷中形成一塊方圓約一平方公里的平緩灘地。當地人稱之為鹽灘,因為灘地里溝壑縱橫,泉眼密布,泉水富含氯化鈉,能夠曬制出可以食用的結晶鹽粒。我們無法考證它形成于哪個地質年代,沒有史料透露是何人發明了鹽池及曬鹽的方法,連傳說或神話都沒有一鱗半爪的痕跡。它好像就天工乍現般地出現在那里,當地山村的先人們就好像一夕間領悟出了曬鹽的方法。因鹽灘地處哈家嘴村,此鹽又被稱為“哈鹽”。在漫長歲月里它乳汁般養育了山村的祖祖輩輩。此地有諺云:下雨種田,晴天撈鹽。形象精煉地概括了無數代當地村民的生產生活狀況。

????這是一塊神奇的灘涂,是一塊面積不大卻蘊含非凡的特殊濕地??v橫的澗溝將灘涂分割成零散不等的低矮丘陵,寬闊的澗溝邊緣錯落有致地分布著一方方鹽池,小則三五平米、大則八九平米,大多呈長方形,深約尺余,底平似鏡,光滑如磨。澗溝的上游分布著幾處不規則的水壩,每個水壩底都有數個細小的泉眼。每個水壩上留出許多的出口,每個出口接通數條小渠,彎彎曲曲似毛細血管一樣鏈接到一塊塊高低不一的鹽池子里。盛夏季節,東方的第一縷曙光搶在陽光前清晰地勾勒出山川的倩影。撈鹽人褲腿高挽、赤足扛锨的身影就出現在水壩,利落地挖開水壩的出口,藍綠色的水頓時歡快地流向一塊塊鹽池。每個鹽池里放水的多少都十分的講究,以手指關節為量尺,基本放一骨節或兩骨節深淺的水。當然這一二骨節間的分寸,全憑撈鹽人的經驗來決定。按照平日該鹽池的產量,當日的天氣狀況,水壩里水漚的濃淡等等諸多因素綜合考量,缺一不可。水放的厚薄直接影響該鹽池當天產鹽的數量、質量,水放薄了曬不出鹽,產量就上不去,水放厚了曬不透徹,自然影響到鹽的質量。資深的撈鹽人就是位資深的工匠。

????當夏日火爆的陽光金粉般涂抹在泛白的鹽灘表面,沉寂一宿的灘涂也活潑潑地煥發出生機。水壩里殷紅的浮游生物云集到壩邊,給水壩涂一抹亮麗的唇線,立刻讓水壩半掩檀唇,巧笑倩兮;脛骨細長白黑相間的水鳥,精巧玲瓏的身姿,舞蹈般迅疾地在深藍色的水面上滑過,炫耀著凌波微步的玄功,灰褐的地鳥,笨拙地相互打著招呼,忙碌地穿梭在水邊茂密的蔑蔑柴間,給地上草窠里的雛鳥們喂食;鹽池里霽靄裊裊,在陽光明麗的天幕上顫動出縷縷絲縐般的波紋,金色的陽光被池水勾兌成深藍色,漸漸地,積蓄了足夠多的陽光又悄然改變著池水的顏色,由海藍而為湖藍、進而為天藍,不知不覺間藍色褪盡,白色漸次濃稠、再濃稠,驀然間,一池雪白驚艷天地。陽光與碧水的繾綣纏綿神奇地結晶出了滿池冰雪。斜陽殘照間,一池池的晶瑩雪花,嬌嫩的讓人生出只可遠觀,不可近褻的憐惜。

????斜陽將撈鹽人的身影抻拉的纖長凌亂。此刻,是他們一天內最忙的時候。他們用一把長長木桿的一頭釘塊二尺多長光滑木板的丁字耙,站在鹽池邊,輕柔地緩緩刮起池底的鹽層,堆成一堆堆圓錐形的鹽堆,滿池的雪白翻卷成滿灘的雪堆,更添一份生動。待鹽堆里殘留的水分控盡,撈鹽人用背簍一趟趟背到丘隴上的平地,然后由專門運鹽的人用車拉走。

????作為古絲綢之路的必經地,沒有史料記載當年大漢西征的戰馬是否踏足此地,沒有記錄東往長安的商隊的駱駝是否進食此地的哈鹽,歲月的風塵填埋了太多穿梭于時空的車轍。最早的方志記載似乎是在民國時期,甘肅榷運局曾設哈家嘴鹽務局,擁有“鹽工257人,倉45間,總容量19500擔?!薄澳戤a鹽2萬擔?!庇纱丝梢姰敃r鹽池的繁榮鼎盛。解放后,隨著交通的逐步通達便利,青海的高品質鹽進入了尋常百姓家。鹽場的規模急劇萎縮,但周邊的許多人家仍然食用、使用哈鹽。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哈鹽依然是當地村民重要的生活貼補。每當冬天農閑時節,生產隊便會派出無數支的毛驢車隊,每隊少則三五輛多則八九輛,往東到榆中、臨洮、定西一帶,往南往西到青海民和、西固南山,往北到天祝一帶,載著哈鹽到這些地方換取洋芋、豌豆、青稞、煙葉等等。哈家嘴有句歇后語——“兩帽子一升”,就形象地詮釋了這種以貨易貨的情景。這種貿易方式很少用秤,而是我的一帽殼鹽換你一升豌豆,簡單爽快。也有私下跑單幫的,相約三五人,用自行車馱上百八十斤鹽,到周邊的這些地方換糧食,用以貼補家計。這當然需要很好的體力,也要擔一定的風險。

????到了八十年代,鹽池作為集體財產與土地一塊兒分到農戶。鹽池的生存再次受到打擊,規模與產量再次銳減,只有少數農戶經營著不多的一些鹽池,維系著鹽灘的傳承。到了九十年代,靈氣十足的水壩、鹽池、丘壑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僵硬、死寂、規整的長條形堿地,零零落落搖曳著幾株紅柳……

????有故人常說:你們的哈鹽腌菜好,清脆好吃,不蔫不黃。你們的哈鹽熱敷治腰膝疼痛,可是一絕。你們的哈鹽……縱有千般好處萬種風情,而今卻再難覓得一粒一顆。人們也許只有在對失去的憑吊里才回味出失去的珍貴。永別了,那方天造地設地鹽池。

????□韓德年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585102
股票指标